背后的都会发展观

很多城市蔬菜的价格越涨越高,引发了各方关注。最近国务院公布“国七条”,时隔多年再提“菜篮子”市长负责制。菜价为什么会涨?据央社经济半小时的调查,城市的蔬菜自给率急剧降低是主要原因———数据显示,多数大城市的蔬菜自给率不足30%,北京仅为10%,自给率最高的上海也不过在50%左右。

蔬菜不能自给,大部分要靠外地供应,价格越涨越高便不难理解了。但是,蔬菜作为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,也要异地长途调运,显然会产生很多相应的问题,比如这势必会增加能源消耗,加大交通压力,形成一定的浪费,有时还会出现短缺以及使蔬菜的品质普遍降低。从绝大多数角度看,都委实弊多利少。

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,蔬菜异地流通当然难免,但显然,长途“旅行”的蔬菜,不应该成为庞大城市人口的主要供应渠道。特别是一些本地可以生产的普通蔬菜,仍然应该主要以自给为宜,即便不讲什么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的养生理念,使普通的“大路货”蔬菜做到基本自给,至少可以降低多数家庭的生活成本。

城市蔬菜自给率之所以越来越低,其主要原因,就是城市化的推进使城郊的菜地急剧减少,如北京市郊的菜地面积已从17万亩缩减至1万亩以下。这种现象映射出多数城市发展模式中的短板,是相当严重的警示。

推进城市化或是有道理的,但城市化不能只讲规划和建筑的美学,而不考虑其对生活、对未来的影响。现在很多城市发展都特别讲究外观的“气派”:面积惟求其大,街道惟求其长,道路惟求其宽,建筑惟求其宏伟。如此背景下,良田被毫不顾惜地大量占用,城市的自我生活保障功能严重退化,对外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。多数大城市的蔬菜自给率低至30%以下,便是类似状况的缩影。

菜田被城市化过多吞噬,还折射出城市化进程中的急功近利的倾向。以本人僻居的北方小城为例:此城西去二三十公里便是太行山脉,从城区到山麓,是从半丘陵到半山区的结合地区。此类地形若扩展为城区,本来是极为合适的,可以做到城中有山水,地势有起伏,当然这样成本就比较高,或是财力一时难以承受。于是,城市扩张的方向是平原地区,城郊良田被大量占用。顺便说一句:城区没有西扩,倒是有开发商去丘陵地区建造了别墅,卖价十分高昂;而且,去浅山区购买民居,已渐成市民时尚。

小小菜篮子,关乎大社会。窥城市蔬菜自给率之一斑,可知当下多数城市发展路径之全豹,进而可知节约型社会建设目前所仍存在的问题。

本文由金沙总站6165注册发布于农业视频,转载请注明出处:背后的都会发展观

相关阅读